試著去看表象世界系列(二十九)―教育孩童走入世界

2023/11/21   /   黃昌明 博士

    事實上,教育就是一些傳統、一些風俗的堆積,一點一滴在人類生活的框架中形成。柏拉圖用很長的文字來描述「洞穴喻言」的疑難與足跡時,人們從事著堅實的知識,他說:如果洞穴這些囚犯,他們的頭一輩子都動不了,那麼他們怎麼可以看到別的東西呢?而人又如何的由人類最低的程度超越上升到幾乎是等於神的境界?如此,就必須要有位老師,因為有老師的必然性是將洞穴的這個人帶出來,誘導去對話、討論,引領他攀登不同的階段,一直到對真理的沉思。

    但是,仍然有些人們從孩童時代就已經不是一個完全純正的以及其頭腦尚未開發。毫無疑問,在這意義來看,他並未擁有真正的知識﹔他會做錯事,是由於他的愚眛無知。但當老師和一個非獲得純正知識的人對話時,這個人一開始就必須要忘記所有他所學到的那些非純正知識的東西,要從零重新開始,接著有條理的陳述一些真正的問題,一些真正的定義來建構、教導他。

    所以,孩童在超越的過程中,也可能受到不良的教育,這種孩童在禁欲主義的哲學中是無感覺的狀態,因為禁欲主義的世界觀是不動的,想要有所變動,是徒勞無功的。但就人的整個事件中,命運是絕對獨立於我們的意志,可把它說成是之前的原因。諸如此類,給人的教育就各有其理論與說法。

    像盧梭就在其《論人與人之間不平等的起因和基礎》中指出,人是在自然狀態中,他滿足於一種與生命相關的生活,不只是透過憐憫及自愛的感情,而是一個善人,就是說,應該了解無用的人、獸性的人以及智力有限的人。又在《社會契約論》中說人是一個個體,整個人都能活在社會中。但孩童則絕對不能表達一種精神的青年時代,童年不是一種開放去接受新事物的精神,反而是一種恐懼、不確定反覆無常的情況。

    但是,在歐洲哲學家中對「孩童」也有其他不同的看法,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的名言:「天才,就是孩童找回意志」。就是為了創造,找回一種兒童爆發性的能力。另外,尼采在其《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卷一開頭所講的,「三種變形」更能體會到孩童的價值。他説:「我要告訴你們有關精神的三種變形:精神如何變成駱駝,駱駝如何變成獅子,最後獅子如何變成孩童」。尼采長篇大論的三種變形他主要就是啓示我們,「孩童是天真而善忘的,一個新的開始,一個遊戲,一個自轉的旋輪,一個原始的動作,一個神聖的肯定」。

    尼采在這裡的思想,孩童不是一個超越的階段,而是一個已經達到的目的。用尼采的話説,就是孩童在這裡是又善又美的創造的場所。而不是自發的及初生的童年,而是一個接受了轉化及經長期搏鬥而被肯定的疑難。尼采這裡的思想,可以看到給予童年一個重大創造的光環,無限的自由在想像、在無憂無慮以及在幸福中。

影音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