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去看表象世界系列(四十四)―人類需要宗教

2024/03/03   /   黃昌明 博士

    宗教信仰在人們的心靈中,信仰者從來不需要説:我知,而是自己對自己說:我信。為什麼?因為人類也是一種動物,是一種有思想、有智慧的動物。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在其《人類理解論》第4卷第19章,指出「在任何事情方面,我們必須依靠理性的判斷和指導。但此並非以理性無法證明上帝所啟示出的命題是否可以為自然原則所證明,而排斥它。所以,我們必須藉理性來考察那個命題是否是由上帝而來的啟示,理性如果發現它是由上帝所啟示出來的,則理性會擁護它,因此,理性亦就會把它作為自己的一道命令。」。

    依此我們可以理解,人是形而上的動物。正因人會想、會怕,用學術語言,就是人會沉思、會驚訝。人類自然就產生了形而上的需要,這是人類的專利品。更必須去追尋一種可以滿足形而上需要的東西。

    而宗教的神秘性正是人類所要追尋的一份精神寄托。而人類本性中那些形而上因素,由於生存的困惑,人總會自問,這種不幸為什麼又是我?人就意識到,物質世界的背後,絕對存在一種變化無窮的形上世界。而人比一般動物不幸的就是有意志,人類在生存的鬥爭中,對現象界生活中,所感覺和想像得到的恐懼和盼望,只有宗教創造出人類可以求救的神靈,使人類得到安慰。

    就如美國學者波伊曼在他的《宗教哲學是什麼》一書中所說,宗教給憂傷者以安慰,給絕望和死亡者以希望,給身處危難者以激勵,並為生活之種種帶來歡樂。它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不僅僅是一個物質主義的難題,而是一個由我們的天父提供給我們的溫暖家園。事實上,宗教為人類無限的生命痛苦提供了永不停止的安慰來源,它是終身陪伴著人類,叔本華還把宗教形容為「帶著瞎子走路的人」。這就體會到宗教的價值及其必須性。

    如果我們把世界分成經驗世界和精神世界。從歷史經驗來看,成吉思汗西征未有成果,只成為匈奴國的翻版,主要是沒有宗教、文化的基礎。而馬基維利在其名著《君王論》第18章,則大力推薦宗教給國家的統治者。甚至,我都感覺到,宗教信仰,可以說是法律和政府的支柱,更是社會結構的基石。如果我們從精神智慧來看,人類優於其他禽獸,正因人是一種形而上的動物,宗教是全人類的形而上學。所以,無論如何發展,人類都需要宗教。

    我們就以中華文化中的《道德經》與西方的《福音書》中為例,可以看到,人為什麼要從人轉化成神人?而一種不需思想的信仰,引導人自身向反面轉化,再經由思考的表達來轉化。信仰不能把哲學降低成一個宗教的僕人,但也只能透過自由思想維持他的轉化。當真正達到形而上的轉化,則人必然成為神人。從這兩部代表性的經典啓示與智慧,人類必定要用「道」帶我們走上升之路,追尋神聖的智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得到我們自己和神的恩賜:愛。如能擁有這份愛,那無論是今生今世,或來生來世必定萬事顺意!開心自在!

影音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