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去看表象世界系列(三十)―意志的反思

2023/11/26   /   黃昌明 博士

    意志大師叔本華的思想,他在其名著《意志與表象世界》第一版第十八節説到:「我的身體和我的意志是同一個事物」、「我的身體,如果把我的表象除外,它只是我的意志」、「我的身體是我意志的客體」⋯⋯,亦可説,意志是身體的先驗知識,身體是意志的經驗知識等等這些高深的哲學智慧。而尼采,也有他對意志的論述。他在其《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卷一開頭所講的「三種變形」,最後確切指出:為了創造的遊戲,生命需要一個神聖的肯定,此刻精神有了自己的意志,曾經被世界拋棄的人,又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

    尼采在其「善惡的彼岸」一書中第19節一開始就批判叔本華,他説:哲學家習慣談論意志,似乎意志是人盡皆知的東西,叔本華甚至告訴我們,我們實際上只知道意志,我們貫穿了整個不折不扣的這個意志。並指叔本華接受並誇大了大眾化的偏見。尼釆說他用了多一些謹慎少一些哲學家的特性來説明整個意志的行為包含了三樣東西。首先,是一種多種感覺。其次,是有思想。第三,意志不只是感覺和思想的複合體,而且還是一種情感的活動,實際上是命令的情感。

    所以,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卷二第42節中就確定了「意志是個創造者」。而且在這意志是個創造者之後,必須再加上一句:「但是我要它如是!我將要它如是!所以,我們要知道「意志」是個解放者,賜給人類幸福的報喜者,但同時其本身也是個囚犯。我們必須受教於教育心理學使人類自然開心的走入世界。

    人必須找出方法、找出真理的哲學,並歸納出當下生命知識中的錯誤,並清除它。當然,這種清除也是一場鬥爭、痛苦、甚至是拋棄,可能沒有任何結果。但是,我們不要忘記,禁欲主義哲學的弓箭手的暗喻。每個人都應該找出一個目標,瞄準並射向它,但我們必須看我們的能力,來衡量我們意志所能接受的壓力。我們的目標,是要去揭開真理,是重要的,絕非把我們整個智慧都放入行動中。因此,超越童年,超越錯誤,並不斷的超越自我,在一種最簡單的行為,就是我們常說的:每日三省吾身。

影音報導